紫金城 茶藝論壇

 找回密碼
 不開放註冊
查看: 17406|回復: 36

探討紫砂壶价格

[複製鏈接]

1

主題

1

聽眾

20

積分

堂客

Rank: 1

發表於 2008-4-3 18:02 |顯示全部樓層
    喜欢这里,参与建设,发表观点,征求意见,有空就写,来此和大家交流。
    玩壶者买壶,往往会碰到这样的情况:你看到了一把你很喜欢的壶,但你不会立即买,因为你觉得价格有些高。于是,壶商肯定会找出各种托词降价,尽管你开始动心了,但是你还不一定买。当壶商指着旁边档次相同价格却高出很多的壶或者给你举例说明作者相同的壶售价或者成交价要比现在给你的价格高出许多的时候,有些人可能还不卖,因为这超出了你的购买力。大多数人到这个时候基本会买,但你却不知道壶商的话到底可信不可信,于是,购买之后你肯定想办法求证,大多会到网上来请壶友评判,然而结果也往往大相径庭,不同利益的相关者,肯定给出不同的答案。认为值的,甚至告诉你你简直就是占了一个大便宜的,肯定是往往以代言人面目出现的作者、该作者作品的经销商以及持有该作者作品的玩壶人。认为不值的,肯定是打算购买的人。那些与利害无关的壶友,如果有热情、有闲心的,也会发表意见,但是,他们的意见却只是他们个人主观的判断,角度不同、经验不同、觉悟不同,答案也会不同。最后往往就成了一个悬案,这把壶到底值不值你付出的费用,始终是你的一个心结。
    这就引伸出了评价紫砂壶价格高低的标准和方法问题。
    已有利益的相关者给出的是相对价格比较法,也就是通过与其他相似作品的比较,给出售价合理的理由,而玩壶者有意无意持有的是绝对价格比较法,你考虑的出发点是你支付的成本是否合理,至于别人为此的支付水平,只不过是你作为参考的依据。于是,判断成本是否合算就有了两个标准,首先是你自己的效用满足度,其次是参考依据的可信性。如果你并不清楚你自己的真实购壶需求,也就谈不上满足度评价,你必须依据别人的判断,而参考依据如果不是从你利益出发的建立的,评价结果往往你并不能接受,这时,玩壶,对你来说就变成了一件折磨大于享受的事情。
幸福和痛苦都是一种主观感觉,天堂只有对于生活在地狱的人才有存在的意义,地狱建在天堂街。当幸福成为一种可想而可望独独不可及的事情的时候,这种可想可望的幸福就成了你实实在在的痛苦。
    有些阅历的玩壶者找到了一条摆脱痛苦的方法,那就是“玩自己的壶,让别人说去吧”,拉下地狱之窗,不看、不想天堂的风景,地狱对你来说也就消失了。
    但人毕竟是一种社会性动物,财富、地位、名望这些幸福元素,无不产生于社会的比较之中,逃避社会的生活,无所谓幸福,当然,当幸福成为了无所谓的时候,痛苦也就无所谓了。但你还能真正享受到玩壶的乐趣吗?
    本文试图找到一条真正享受玩壶乐趣的方法,既能使玩壶者真实评价自己的满意度,又能发现一个真实可信的市场判断依据,把天堂建在地狱街。(未完待续,有空再写)

[ 本帖最後由 陶仁 於 2008-5-3 01:38 編輯 ]

0

主題

1

聽眾

15

積分

堂上貴客

Rank: 5Rank: 5

紫金勋章

發表於 2008-4-4 21:04 |顯示全部樓層
期待着~
http://hi.baidu.com/%BA%F8%D1%D4

1

主題

1

聽眾

20

積分

堂客

Rank: 1

發表於 2008-4-5 15:58 |顯示全部樓層
    紫砂壶价格值或价格不值,实际上探讨的是你的购壶需求是否得到满足的问题。首先我们必须探讨价值的概念。
价值理论,历来是各经济学派的核心概念,只不过我们的价值概念由于历史原因被限定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马克思主义哲学是彻底的唯物主义哲学,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历史任务是完成对资本主义的批判以至彻底否定,因此,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对利润持否定态度,因为马克思认为利润包含了人对人进行剥削的社会意义,剥削,是社会最大的不公。而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学说又承认社会分工的合理性,社会分工的必然结果就是产品的交换。产品交换需要一定的交换秩序,而秩序的建立和维护首先需要建立一条产品公平交换的标准。马克思的产品交换标准就是产品的价值,而产品的价值又根据凝结在产品上的一般人类劳动凝结来制定。马克思认为,公平的社会经济体制是否定商品经济(市场经济)的产品经济(计划经济)体制,因此马克思的价值标准就必然是从产品的制造出发,产品的价值由产品的制造成本决定。
    于是,问题就来了:我们为什么交换?我们交换产品是为了满足我们自己的消费需求还是为了满足生产者维持再生产的需求?马克思主义体系具有非常严谨的逻辑,他认为人是一种没有、也不应当有个体主观感受和心理差异的(所以马克思否定心理学,认为心理学是资产阶级的腐朽学说)动物,在消费品的物质同一性面前,人也必然具有享受满足的同一性。因此,人类社会的最佳形态就是生产方式共产,消费方式共需,生产通过计划调节,需求实行按需配给,这样,人人都能得到等量的幸福,人类彻底解放,甚至没有个体差异导致的社会差异。
    实际的情况却不是这样。我们在此不探讨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意义和社会实践的后果,我们只要知道我们买壶是因为我们为了满足自己的消费需要,而不是满足壶艺人的制作需要就足够了。书归正传,紫砂壶价格的合理性判断建立在成本付出对自我需要的满足程度之上,而不在于壶艺人或者壶商想卖多少钱。
    那么,自我需要又根据什么衡量呢?在否定了马克思的价值学说之后,我们必须找到一个更接近真实的理论,因为以否定为目的实践的结果必然是破坏,但人类需要是建设而不是破坏。我们提出的衡量人自我需要的衡量标准是效用,其实,也就是西方经济学对应于马克思劳动价值理论的基本概念。
效用,就是能满足你主观欲望的事物属性,是你对事物效用的主观心理评价。玩壶者的主观欲望是什么呢?换句话说,紫砂壶的效用是什么呢?(未完待续)

2

主題

2

聽眾

65

積分

堂上貴客

补拙斋客人

Rank: 5Rank: 5

發表於 2008-4-6 08:07 |顯示全部樓層
1、如果我只有1000元,一个价值1000元的壶就是我的全部财产。
2、如果我有10000元,这个壶就是我一件比较贵重的物品。
3、如果我有一个亿,无论什么大师的壶都可以用来装酱油。
认真的玩,玩的认真。

68

主題

4

聽眾

1594

積分

堂上貴客

Rank: 5Rank: 5

紫金勋章 慈善勋章

發表於 2008-4-6 12:29 |顯示全部樓層
原帖由 空军中校 於 2008-4-6 08:07 發表
1、如果我只有1000元,一个价值1000元的壶就是我的全部财产。
2、如果我有10000元,这个壶就是我一件比较贵重的物品。
3、如果我有一个亿,无论什么大师的壶都可以用来装酱油。 ...

愛壺之人就算有一個億還是會好好珍惜每一把壺的
您說是吧  長官

1

主題

1

聽眾

20

積分

堂客

Rank: 1

發表於 2008-4-6 17:59 |顯示全部樓層
也许有人对我否定价值概念持有不同意见,或者对我鼓吹效用的概念不屑一顾,因此有必要首先举例说明一下西方经济学的效用概念和马克思经济学的价值概念理论差异导致的截然不同的实践结果,以说明效用概念是更加接近客观真实的结论(不敢说是更加科学)。
    有两个人,结伴去沙漠旅行。一个喜欢富游,披金戴银,旅行包里又放了足够的钞票,另一个人喜欢穷游,旅行包里放的都是水和食品。不幸的是,他们在沙漠里迷路了,喜欢富游的人开始不得不向喜欢穷游的人买水喝。那么,购买的价格根据什么而定呢?是根据(马克思的)价值还是根据(西方经济学的)效用?如果根据价值,简单地说,水和金银货币的价值就是当初的购买成本和携带成本,在沙漠的水和在江边的水价值差异就是携带成本的增加,在沙漠的金银货币的价值和在金垠店的购买成本基本一样,货币作为恒定的价值符号,币值也没什么变化。无论是水还是金银货币,决定于制作和运输过程中的“一般人类劳动凝结”的价值在这时已经是恒定的,但持有水的人绝对不会按照水和金银货币的价值和喜欢富游的人进行交换,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等量的水,持有水的人要求持有金银货币的人付出的越来越多,最后,持有水的人给多少钱都不卖了。其原因就是随着口渴的加剧,水的效用越来越大,而金银货币不仅效用递减,最后反而成了累赘,因为携带它们需要耗费更多的体力,加剧了干渴的感觉。
    事情就是这样,你觉得你想要的东西对你多有用,你就愿意支付多高的成本,你实际支付多少,在商品经济条件下,不仅决定于买方的效用判断,也同样决定于卖方的效用判断,买卖双方的效用判断达到均衡时的交换价格,就是合理的价格。有人可能会提出反论:持水的人不会为了多卖钱而眼看持金银货币的人渴死,对了,最后,他会无偿地把水均给他,因为这时已经不是商品经济的环境,价值完全消失了,但效用不仅还在,而且增加了。

     作了以上铺垫,我们终于可以回归到紫砂壶合理价格的主题,开始探讨紫砂壶的效用,然后再探讨买卖双方效用均衡的情况。
    紫砂壶首先是用来泡茶的,实用性就必然成为紫砂壶最基本的效用。因此,随着茶文化的普及,紫砂壶的需求不断增加,在紫砂矿资源的不可再生性因素的合力下,紫砂壶的价格必然一路看涨。紫砂壶的实用效用包括两个方面’:执掌的舒适性和泥料对身体的安全性。
    传统的紫砂壶是纯手工制作,因而普遍具有工艺性,少数具有艺术性,并且在数量上也是有限的,工艺或艺术上的可鉴赏及数量的有限性,使紫砂壶又具有了一定的收藏效用,艺术含量越高、数量越稀少,收藏的效用越高。
    紫砂壶的实用效用、收藏效用以及数量的有限性,在商品经济条件下又催生了紫砂壶的投资效用。注意,紫砂壶投资效用的产生及实现,需要特定的商品经济条件,即紫砂壶在持有人之间进行普遍交易的市场的形成。(这个条件现在显然并不充分具备。)
    进行紫砂壶效用的区分是必要的,因为不同的效用需要不同的满足条件,不同的效用满足决定不同的紫砂壶合理价格及其形成。同时,作为玩壶者来说,你也有必要清楚自己玩的是什么,是泡茶?还是收藏?抑或是投资?

    以上谈到,紫砂壶的实用效用就是适茶性,包括泡茶时执掌的舒适性和茶壶成分对身体的健康无害性。舒适性可以从工艺水平的角度考察,在普遍缺乏权威的检测条件下,成份无害性主要要从泥料的自然性角度判断(当然这也是用大概率的方法判断)。此外,你不能还要求实用性的紫砂壶同时具备艺术性和数量的稀有性。谁能制作这样的紫砂壶呢?当然是那些具备一定的工艺水准、技艺娴熟而且精力旺盛(才能作品丰盛)的壶艺人,当然这点还不够,还需要壶艺人具有一定的人格操守,不使用没有透气性的非紫砂陶土和掺了化工原料的紫砂泥(起码不在紫砂壶内壁使用)。
    与实用性效用不同,紫砂壶的收藏效用则要求紫砂壶在具备实用效用的基础上,还同时要有艺术性和数量的稀少性。这样的紫砂壶可能是什么样的壶艺人制作呢?当然是在技艺娴熟、经验丰厚、具有艺术造诣、坚持艺术追求的紫砂艺人。你不必担心这样的壶艺人的作品的安全性,因为到了这样的境界,他们已经实现人格圆满,决不会为了降低泥料成本而使自己的艺术作品具有泥料上的瑕疵。
    具备投资效用的紫砂壶,情况较为复杂,因为这不仅要求紫砂壶具备实用效用、收藏效用所需要的内在条件,还需要具备紫砂壶能在持有人之间顺畅流通的外在投资市场条件。这里,外在条件显得尤为重要。当然,内在因素也不可或缺,要求紫砂壶兼具工艺性、艺术性、稀有性和比较价格优势。可见,其条件是有些矛盾的,因为具备了一定的工艺性、艺术性和数量稀有性的紫砂壶必然价格较高,所以,我们价格因素强调的是具备比较价格优势,而不是绝对低价格。什么叫具备比较价格优势呢?横向比较,就是作品在同等档次壶艺人中价格相对较低,或者该作品与该壶艺人其他作品比较起来价格相对较低,纵向比较就是壶艺人的历史价格较低,也就是说,该壶艺人的作品尽管价格已高,但仍然比较具备明显的、可预期的增值空间。谁是这样的壶艺人呢?就是那些技艺娴熟、而且具备一定的专业技术职称、作品层次丰富、款式多样(以保证价格的差异性)的壶艺人,更为重要的是,他们的专业技术职称还有明显的提高空间或者他们比较有可能获得权威的荣誉称号。
    下回,我们终于可以探讨紫砂壶的价格合理性及其形成了。

2

主題

2

聽眾

65

積分

堂上貴客

补拙斋客人

Rank: 5Rank: 5

發表於 2008-4-6 22:37 |顯示全部樓層
呵呵。。。
小旺兄。我也就是一个比方。像紫砂这种传统的手工艺种类,无论价格还是性价比,或者是其他方面的因素,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
为什么这么说呢?
这个行业没有一个可以参照的统一标准。
但是,如果有了统一的标准,那就很难界定范围了。
自己家的馒头没法规定形状,自己家的包子没法规定有几个褶,自己家的紫砂壶都希望价格越高越兴奋。
马克思爷爷(俺和他一个生日,呵呵)说:世界是矛盾的。但世界上很多事情却是自相矛盾的。如紫砂,买家希望白送最好,卖家希望遇高愈好。
玩的东西不必较真,但要认真。
玩的认真,认真的玩。。。
认真的玩,玩的认真。

1

主題

1

聽眾

20

積分

堂客

Rank: 1

發表於 2008-4-7 17:33 |顯示全部樓層
前面谈到,紫砂壶的合理价格在于玩壶人的需求效用满足和壶艺人制作效用满足的均衡点。以上我们已经分析了玩壶人的需求效用,现在我们来分析壶艺人的供给效用。
壶艺人为什么做壶呢?这简直就是白痴才提的问题。我们承认,我们不是白痴,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没有一些白痴可能拥有的思维方法。许多责怪壶价不断攀高的人就没有考虑明白这个白痴式的问题。
作为许多职业壶艺人(大多是这样的人)来说,他们要靠制作紫砂壶维生,这就是壶艺人的制作效用。制作效用的满足,取决于他们的职业目标。作为大多数壶艺人来说,就是获得社会相类似的行业从业人员的一般收入,这种收入既包括获得经济性的货币收入,也包括获得社会地位、荣誉等社会性评价,而一些已经不必考虑生存问题而达到了只求艺术成就的壶艺人来说,他们更看重后者。但是,商品经济社会,成功的艺术成就却必然接受社会性的评价标准来评价,这个社会性的评价标准就是作品价格的高低。作为职业壶艺人,他的制作效用包括目前的生活成本和未来的生活费用储备,作为极少数已经成为艺术家的壶艺人来说,其实他们的生活维持成本更高,更为重要的是,他们还要考虑保持社会地位的荣誉成本,他们的作品可以作为维持社会地位所必需的赠送,但是要卖,就必须是天价,这是商品社会的悖论使然。
不考虑作为例外的艺术家的壶艺人,职业壶艺人一年的收入是多少才是合理呢?这又是白痴才能提出的问题,但就是这个白痴问题我也没有确定的答案,人性使然,多多益善。多到什么程度才能实现?多到玩壶者为满足自己的需求效用所愿意支付的成本,但玩壶者愿意支付的成本同样也没有确定的答案,亦是人性使然,少少亦善。于是,合理的价格就是玩壶者自我需求效用评价和壶艺人自我制作效用评价的均衡点。找到这个均衡点,只有靠市场机制。
首先要靠市场机制考察壶艺人的生存成本,因为这是社会性的问题,只能放到社会的环境中去分析考量,其次,同样要靠市场机制考察玩壶者的支付能力,因为这同样是社会性的问题。考察职业壶艺人的生存成本比较简单,只要知道宜兴本地同等条件者的生活水平就够了(这点,我现在还不知道),考察玩壶者的支付能力非常复杂,首先要考虑玩壶者玩的是紫砂壶的实用效用还是收藏效用还是投资效用,其次还要掌握玩壶者的收入水平,而收入水平的区域差别较大,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我们就从能做的事情做起。确定了壶艺人的一般制作效用(维持生活的成本)的内涵之后,我们就可以根据紫砂壶的成本倒推出制作效用的数量来,紫砂壶的成本包括泥料成本和人工成本,人工成本又可以根据制作一把紫砂壶需要的一般工时和不同年龄、不同国家专业技术职称的壶艺人的工时费计算得出,这就是职业壶艺人可接受的最低制作效用。
和水桶理论相反,壶艺人的最终可实现制作效用是水桶最高木板所决定的容量,因为同一个作品只能有一个买家,当然谁出价最高他就卖给谁,这就是壶艺人制作效用最大化的状态。
没有一个买家愿意做冤大头,他根据什么决定出比别人更高的购买价格呢?换句话说,什么样的价格是最高但是又比次高价格多得最少呢?因为比次高价格高得最少才能同时满足他的效用需求并且支付对价最少的条件,这就是玩壶者需求效用最大化的状态。
壶艺人的制作效用和玩壶者的需求效用最大化同时实现时的价格,就是紫砂壶最合理的价格。但这个价格只是理论上的合理价格,只有在最充分的市场环境下才能实现,因为只有在最充分的市场中,需求效用最大化的玩壶者和制作效用最大化的制作者才能彼此发现。

0

主題

0

聽眾

2

積分

堂客

Rank: 1

發表於 2008-4-8 11:49 |顯示全部樓層
好文章。收益很多。。。。。。

1

主題

1

聽眾

20

積分

堂客

Rank: 1

發表於 2008-4-8 17:36 |顯示全部樓層
最后,我们探讨最充分的紫砂壶市场环境所需具备的条件,以及这样的市场环境我们能不能实现。
答案是肯定的。只要想解决问题,总能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只不过是时间长短和成本大小而已,就紫砂市场而言,只取决于玩壶者们的共同努力。

地位平等、交易自愿、信息充分透明,是成熟的市场经济必不可少的前提条件。就紫砂市场而言,平等和自愿因为有法律的保障现在原则上都已经不是问题,问题就在于紫砂壶市场信息是否充分、透明,如果信息不充分、不透明,进而就会影响平等和自愿的现实实现。信息不对称,交易地位就不会实质上的平等;信息不真实、不充分甚至虚假,自愿的交易也会因为存在被误导甚至被欺诈的可能而丧失公平。
玩壶者需要什么样的信息呢?
为判断能否满足紫砂壶的实用效用,玩壶者需要了解作品的制作工艺性和泥料的成分信息,这样,我们才能在购买之前就对执掌舒适性和饮用安全性有一定的把握;为判断能否满足紫砂壶的收藏效用,我们不仅要了解作品的工艺性、艺术性,我们还要了解制作数量。作为判断投资效用的可能满足程度,我们不仅需要了解以上那些紫砂壶的信息,我们还要了解壶艺人的信息,了解专业技术职称和有权威的荣誉称号的评审赋予条件和操作程序。概括而言,我们需要了解有关的作品信息、壶艺人信息和政府、行业的相关管理信息。正是这些必要的信息的缺失,导致紫砂壶市场化工壶、代工壶、不法仿制壶等假冒伪劣泛滥的现状,不仅玩壶者的利益受到损害,壶艺人的利益也同样受到损害。
我们不仅需要了解这些相关的信息,而且作品及作者的信息还要尽可能地充分完整真实,政府的管理信息要科学、健全。
实际上,目前壶艺人已经纷纷走向市场,他们在进行市场推介的时候已经主动披露个人的有关信息,并将其作为进行市场宣传的主要内容,现在的问题是如何保证这些壶艺人自己披露的有关作者信息的真实性,但是关于作品的数量信息,购买人(玩壶者)的知情权显然实现程度很低。
国家专业技术职称的评审及各级政府的荣誉称号赋予的标准及程序也已经作为政务公开的一项内容向市场公开披露,所需要的只不过是如何更加科学、健全和规范。
至于作品的工艺性和泥料成分的纯正性,业内专家完全有能力进行评价,作品的艺术性也有可评价的指标进行考量。
可见,建立完整的紫砂壶市场并不是设计层面的问题,而是操作层面的问题。

我们对目前紫砂市场的种种怪相并不做道德评判,因为如果一种不合理的行为已经成为社会的普遍现象,那么就不是这个市场参与者的问题,而是制度的问题,这显然已经超出了道德规范力所能及的范畴,进行道德评价,不仅于事无补,反而会使问题更加复杂化。改变一种不合理的社会制度,并不在于如何毁坏这个制度,而是如何改进和完善这个制度;改变人们一种不合理的行为,杜绝不合理的利益获取,只能依靠如何能让他们得到更多合理的利益。
似乎有些乌托邦了,不需扯得太远,以使问题陷于无解的境地。实际上,紫砂壶市场的问题已经引起地方政府的高度关注,以至出台了地方性保护法规。但作为民间传统行业的紫砂业,其问题最终还是要靠市场来解决,这也就给了壶友们进行改变的契机。问题是,如果有机会,我们自己能把握吗?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不開放註冊

   

GMT+8, 2019-10-21 20:41 , Processed in 0.091689 second(s), 22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Theme by Jeavi.

回頂部